北晚新视觉 > 深读 > 观点

“这比找熊猫血还要难”挽救生命,还有一群“特殊”的白衣天使

2019-09-27 13:44 编辑:TF017 来源:北晚新视觉

北晚新视觉9月14日下午,在解放军总医院第七医学中心输血科门外,已经守了一夜的高起明焦急万分,刚出生不久就生重病的小儿子,急需要一种带有特殊抗体的血液救命。

都找了一天一夜了,输血科的大夫们能找到这种“熊猫血”吗?

“找到了,找到了……”18时25分,输血科紧闭在窗口打开了,儿科大夫接过配型的“熊猫血”,冲向了病房。

北晚新视觉儿子得救了。这时高起明才知道,这一夜,输血科的大夫调集了医院血库中所有的B、O型血源,90多袋一袋一袋地筛查。

北晚新视觉“这比找熊猫血还要难。”看着静静睡着了的小家伙,医生轻轻地说。

北晚新视觉没有锦旗,没有鲜花,甚至工作一辈子都没有人跟他们说声谢谢……

很少有患者想到,在挽救他们生命的那一时刻,除了主治医生,陪在他们身边的护士,还有一群“特殊”的白衣天使,他们守在冰冷的医疗检查仪器旁,争分夺秒,默默地为患者读取生命的数据,为生命保驾护航……

正在检测血型的韩羽医生

遭遇

新生儿是特殊“熊猫血”

9月13日下午,在解放军总医院第七医学中心输血科,韩羽坐在显微镜前,拿起最后一份血样,做完这一例分析,她就可以回家过中秋了。

“大夫,大夫,您给看看,这血能不能配上。”一脸愁容的高起明拿着化验单冲到韩羽面前。一直为小儿子寻找合适血源的他,已两天顾不上吃喝了。此时,爱人王彬彬正在重症病房里守着重病待血的儿子。

北晚新视觉事情还要从两周前说起,预产期在9月25日的王彬彬来到密云区医院做例行产检,在去拿抽血化验报告的时候,她愣住了。只见血型一项中写着“ABO”?

北晚新视觉这到底是什么血型?检验科的医生也拿不准。这到底是哪出了问题?

北晚新视觉医生建议,由于血型不能确定,王彬彬最好再到市内大医院进行检查。

高起明赶紧将妻子的血样送到市区相关检测机构进行检测,但妻子的血型却一直没能确定下来。为了防止妻子在生产时发生大出血等意外情况,医院也建议高起明联系血库给妻子备血。

“我去血库经过匹配,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血。”眼瞅着妻子临盆的日子一天天近了,在区医院的建议下,王彬彬只好抽取自身的血液进行了自体备血。

北晚新视觉9月10日,在例行的B超检查中,胎儿体位不正极易出现难产的王彬彬选择了提前剖腹产。

儿子顺利出生了,但产检时不能确定血型的顾虑像一块石头一直压在高起明的心头。为稳妥起见,他联系了解放军总医院第七医学中心附属八一儿童医院,并连夜将孩子送到医院进行检查。

北晚新视觉“当时我就想,就算花上几万块住院费,只要确保孩子没有问题就值了。”让高起明没想到的是,还没来得及起名的小儿子被查出患有新生儿溶血和贫血。

主治大夫韩涛医生说,“再晚送来一会儿,孩子就危险了。”

北晚新视觉一次次化验显示,孩子的状况越来越差。虽然用药控制了病情,但是孩子的情况仍不乐观。

“这孩子的血型太奇怪了,原本普通的B型血,却包含了C、e和JKb三种不同的熊猫血抗原。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比熊猫血还难找。”医生说,最好的治疗方法就是找到配型血输血治疗。

高起明想起了妻子产前自己的自备血,但经过匹配,不能用。高起明的心悬了起来,唯一的希望就是通过血库来寻找合适的血了。

北晚新视觉可是时间却不够了。医生说,孩子只有两天的时间,如果找不到配型血,即使能保住命,也会留下脑瘫的后遗症。

这下高起明快急疯了。密云区血库、北京血液中心……都没有合适的血,一次次病危通知,一次次抢救,高起明的心都快碎了。

绝望

20个小时难找一个配型

已陷入绝望的高起明向韩羽说明情况后,蹲在通道的墙角里抹着眼泪。

北晚新视觉“别急,我们从医院的血库里筛查,一定有办法。”已做完当天最后一例血样分析的韩羽,从血库里调来了20袋B型血,没有配上。担心机器检测出现偏差的韩羽,又一次进行了手检,还没对上。韩羽又给血库打了电话,再调了20袋O型血,几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血型。

已是9月13日深夜,重症病房送来了患儿新的血样。在离心机里旋转分离后,患儿的血样中三分之二都是血清,已出现了严重的贫血。给抢救留下的时间不多了。

韩羽的心直往下沉。已经回家的输血科的主任陈震、技师长吴涛、医生叶宇也帮着联系驻京部队医院和北京市血液中心,一袋袋B型和O型血送到了韩羽面前。

都20个小时过去了,已经筛查了快90袋血了,孩子真的没有希望了?

拯救

输血科医生与死亡赛跑

9月14日傍晚6时25分,看着手里的检测样本,韩羽激动得说不出话了,那不就是她苦苦寻觅的血样吗?

北晚新视觉“找到了,找到了!”听着自己有些变声的嗓音,韩羽的心也快从嗓子眼蹦出来了。一直在输血科窗口外徘徊的高起明立刻扑到窗口前。

“你再等一下,我再确认确认。”韩羽的手不禁颤抖起来,她又仔细检查了一下手里的血样,没错就是它。

“快看快看,儿子有救了。”高起明激动地给妻子打视频电话,夫妻俩流着泪已经说不出话了。经过对90多份样本的筛选,韩羽找到了200毫升的配型血。

随着血液缓缓输入儿子的身体,小家伙的病情趋于稳定。

北晚新视觉“这就是一场死亡与时间的赛跑。”高起明说,如果没有输血科医生们的不离不弃,孩子就不会活下来。

生命

离不开幕后白衣天使

临床的医生一次次彻夜的无眠,在他们身后,像输血科这样的幕后白衣天使,昼夜奋战的例子也是屡见不鲜,他们都是为了一个目的——挽救患者的生命。

北晚新视觉叶宇医生告诉记者,输血科每天检测的血型有一百多个,为五六十人进行配型,同时承担着病人送来的一二百个样本的检测工作。

北晚新视觉“正常情况下,20分钟到半个小时就要确定血型。准确的数据,才能让医生知道如何有效挽救病人的生命。”在确定血型的过程中,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偏差,都会影响医生的判断。

北晚新视觉随着媒体报道北京协和医院已故检验科医生王澎的故事,像韩羽、叶宇、王澎这样的检验医生逐渐从治病救人的幕后走进了人们视野中。他们就像医院里的“特种部队”,战斗在各种仪器的方寸之间,他们的名字只会出现在化验报告单上。

北晚新视觉资料显示,在卫生部于2013年11月修订的《医院岗位设置及人员编制标准(草)》中,关于医院人员配置一项,建议卫生专业技术人员占专业技术人员总数的95%。其中医生占25%,护士占50%,药剂人员占8%,检验人员占4.6%,放射技术人员占4.4%,其他卫生技术人员(包括理疗、病理、麻醉、营养等)占7%。虽然这些检验人员所占的比例并不大,却对病人病情的判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来源:北晚新视觉 记者 李环宇 文并摄

流程编辑:TF017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晚新视觉”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晚新视觉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晚新视觉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