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专栏 > 教学大缸

人大召开座谈会:学习“90后”人民教育家治学育人精神

2019-09-30 22:19 编辑:TF017 来源:教学大缸

北晚新视觉9月29日上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颁授仪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三位“人民教育家”中的卫兴华和高铭暄皆来自中国人民大学。今天下午,中国人民大学举行“人民教育家”与人民大学主题学习座谈会,同事、学生们生动讲述了两位90后“人民教育家”的治学育人事迹。

卫兴华:年逾90 每天工作学习不少于9个小时

北晚新视觉昨日,卫兴华教授因病未能参加颁授仪式。在得知自己获得国家荣誉时,他的感言依然离不开自己的老本行,“愿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之树根深叶茂,祝人民教育事业蓬勃发展!”

北晚新视觉作为我国著名经济学家和经济学教育家,卫兴华长期从事《资本论》研究,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化作出了重要贡献,主编的《政治经济学原理》教材是全国影响力和发行量最大的教材之一。他提出的商品经济论、生产力多要素论等,在经济学界影响广泛。

北晚新视觉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党委书记兼院长刘守英表示,与卫老的交往尽管不到一年,但他的一言一行为自己后半场经济学人生打下了深深的印记。“从我第一次去看卫老,他就给我历数人大经济学一大批在中国乃至世界有巨大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他声音洪亮坚定地告诫我,‘人民大学经济学院一定要出有世界影响的经济学家,不要跟着人家跑。’直到上周,躺在病床上的卫老拉着我的手继续嘱咐我,一定要把人民大学经济学办成世界一流的经济学院。”

在2016级政治经济学专业博士研究生田超伟眼中,卫老师是一位勤奋好学、治学严谨的好学者:年逾九十,每天学习、工作仍不少于9个小时——不是读书看报、就是写稿改稿,即使因为腰疼卧床,卫老师依然不忘写文章;仅近几年,平均每年的发文量也有三十篇。“卫老师平时都是手写稿子,这就需要有人在电脑上打出来,而我跟随卫老师学习的第一课就是从打稿子开始。卫老师写作总是字斟句酌、精益求精,有时一篇文章一天之内改了5遍才安心地去休息。”作为导师,卫兴华会定期召集博士生到家里开讨论课,或者研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或者探究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与现实问题。“卫老师经常鼓励我们多讲个人的看法,甚至是与他不同的观点。”

高铭暄:我是一名教师

“荣誉越高,责任越重。我是一名教师,捧着一颗爱心,站在三尺讲台,不求姹紫嫣红,切盼学生成才,共筑中华美梦!”教书育人几十年,高铭暄对于自己的工作乐此不疲。

北晚新视觉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党委书记兼院长王轶介绍,高铭暄教授的名字和很多“第一”联系在一起:他是中国《刑法学》研究的奠基者、开拓者,是中国国际刑法学研究的第一人,还是中国刑法学走向世界的主要推动者,也是改革开放以后第一本刑法学教材的主编,是新中国成立以后唯一自始至终参与《刑法典》制定的学者。“对于一个学者、一个老师来讲,刚才提到的其中任何一项成就足以让人一生感到骄傲了,但是高铭暄老师从来都没有骄傲过。高铭暄老师老讲这样的话,‘我最大的成就和乐趣是培养和指导学生’。”

王轶回忆,去年教师节,自己跟法学院同事看望高老师时,表达了想让老人给学生上“开学第一课”的想法。“高老师听了以后特别高兴,‘上讲台是做老师本分,上讲台是我最喜欢的事’。”王轶说,本来因为担心老人的身体,让他讲一个小时就可以;结果老先生准备特别认真,一口气讲了三个多小时,“让所有参加新学期第一课的老师和同学都觉得非常感动。我们想,高老师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就,需要向他学习的东西很多。”

来自法学院的冯军教授回忆,高老师在不少场合说过三句话:第一句“师生关系是天然的、不可替代的”;第二句“我感到跟学生在一起很年轻”;第三句“我爱我的学生”。“正是这样一种大爱情怀使高等老一辈中国学者专家培育了一大批杰出的刑法学人。”

 

来源:教学大缸  作者:牛伟坤    图片来源:人民大学官微

流程编辑:TF017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北晚新视觉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晚新视觉”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晚新视觉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晚新视觉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